央行今日开展2000亿元逆回购操作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表示,疫情将很可能使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边缘,预计大多数主要央行会降息,协调一致的努力可能是央行采取的最明智的方法。

近日,由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牵头,七国集团(G7)财长和央行行长举行了电话会议,商讨应对疫情及其经济影响的措施。会后发出的联合声明称,鉴于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增长的潜在影响,承诺使用所有适当的政策工具来实现强劲、可持续的增长并防范下行风险。

同一天降息的三家央行大概率不会“独行”,疫情或将触发全球“降息潮”。

文/陈飞(北京戏曲评论学会副会长)

富达国际亚太区首席投资官Paras Anand对中新社记者说,经济前景越差,投资者越憧憬政府及中央银行向市场提供充足流动性,这种情形近年不断发生。但投资者也要留意,这次市场回调(美股近期大跌)是否代表着以往行之有效的剧本已开始失效,政策干预及增加流动性也许不再能够延长经济和回报周期。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Copyright © 2019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北京时间3日当天,在美联储降息前,有两家央行已完成了同样的操作。

马来西亚央行紧随其后,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降低25个基点,至2.50%。马来西亚央行称,疫情全球爆发导致金融状况趋紧、金融市场波动性再次攀升。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从美联储此次对标2008年金融危机的操作来看,未来全球主流国家政府是否会协同采取呵护经济稳定的政策(如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扩表释放流动性等)值得关注。

美国大幅降息,中国路向何方?张瑜认为,中国国内货币政策本身就有增量动作的预期,如基准存款利率调降和定向降准低有望三月落地,而新作MLF(中期借贷便利)“降息”和逆回购利率调降更多是应对短期情绪波动的“速效救心丸”,如国内权益类资产后续跌幅不大且疫情不反复,未必一定急跟美国。

杨业伟称,对中国来说,中美利差扩大将推动外资流入和人民币升值,对股市、债市均有利好。但债市主要驱动力量仍在国内,央行货币政策和实体融资需求变化依然是主要因素。

清中期以后,北京古玩店随着书肆在琉璃厂一代麇集,形成了北京琉璃厂近200年的“文化一条街”。一开始光顾古玩店的多为达官贵人或文人士大夫,所谓清流,好金石碑版、夏鼎商彝者。晚清时期,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后,中国文物外流,欧美等地所谓的考古学家、收藏家、冒险家、古玩商等纷至沓来,借助不平等条约深入中国,搜罗各类古玩。这同时也激起中国一些有识之士收藏国宝、抵制文物外流的行动。从清末到民国,社会动荡激变,清室退位、豪门败落,以及军阀混战、“东陵盗宝案”等,致使大量古玩流向市场,当时的北京古玩业随之空前兴旺。

澳大利亚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0.50%,创澳大利亚利率新低,其在决议声明中指出,此次决定是对新冠肺炎疫情作出的应对措施,疫情对经济有“重大影响”,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中国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此前已表示,下一步将继续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通过政策利率的引导作用让整体市场利率继续下行,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完)

据民国大收藏家赵汝珍编著的《古玩指南》:“所谓骨董者,即古代遗存珍奇物品之通称……明时诸家记载,尚称‘骨董’或‘古董’。‘古玩’,乃清季通行之名词,即古代文玩之简称也。”明人刘侗、于奕正所著《帝京景物略》中也有记述,北京城隍庙市所售“彝鼎之曰商周,匜镜之曰秦汉,书画之曰唐宋”,可见在明代北京古玩交易已很成熟。至晚在清代,北京已有专门的古玩铺,其从业者也成为一种专门职业。看过《红楼梦》的人应该都记得“演说荣国府”的冷子兴,他的职业就是古董商。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古玩铺的服务对象多为有钱有势者,普通人对古玩感兴趣的一般就去小摊或者挂货铺。小摊的货物多从民间收来,低劣、粗糙,甚至假货充斥,但价格低廉还可讲价,有时运气好也能“捡漏儿”,所以对社会中下层人士更具吸引力。挂货铺比较特殊,严格来讲,它不属于古玩行,而是旧货店,只是其经营的商品常与古玩重合。挂货铺的商品大多为实用器物,包括旧家具、地毯、挂毯、戏衣、瓷器、铜器、漆器,甚至鸟笼、蛐蛐罐、麻将牌等,应有尽有。这些旧货价值自然比较低,但完好无损,对普通人来讲可谓物美价廉。

西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杨业伟则认为,海外疫情发展情况不乐观,韩国、日本、意大利、法国、德国和英国累计确诊人数均继续快速攀升,为了应对疫情的冲击,预计全球央行将进入新的“降息期”,全球利率将持续下行。

紧急降息,美联储为哪般?其当天发表声明称,新冠病毒对经济活动构成不断变化的风险。为应对风险,同时支持实现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的目标,美联储决定降息。

还有一个与古玩业密切相关的行业叫“打小鼓”。“打小鼓”有“打硬鼓”和“打软鼓”之分。“打软鼓”的往往担着两个大筐,走街串巷上门收些家具、衣物等旧货;“打硬鼓”的则穿着整齐,有一定的鉴别能力,一般不挑筐,只夹个蓝布包袱,去宅门收购价值不菲的古玩字画等。总的来说,打鼓行一夜暴富者虽有,但多数“打小鼓”的只是转卖旧货给挂货铺,维持温饱而已,有些甚至在饥寒中度日,正如《首都杂咏》中写道:“鼓小如钱音却宏,惯敲深巷僻街中。一天风雪人枵腹,甘供牺牲暂救穷。”

根据赵汝珍的说法,北京的古玩商大致分为三类:小摊、挂货铺与古玩铺。其中最为正规的当属古玩铺,专营书画、瓷器、铜器、碑帖等各种古玩珍品。琉璃厂的大古玩铺都是实力雄厚的老字号,信誉良好,一般不会卖假货,更不会收假货。经营者也都学识渊博、眼力高超,如大观斋经理赵佩斋、茹古斋经理孙宝臣、韵古斋经理韩少慈等都是鉴定书画、古瓷的行家里手和修复专家;玉池山房的马霁川是揭裱高手,溥仪从故宫携走后被追回的国宝《潇湘图》就是其亲手装裱的。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股上周出现暴跌,但此番降息,金融市场并未“药到病除”。在降息消息公布后的数分钟内,美股三大股指虽悉数暴涨,但最终却均以近3%的跌幅收盘。且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跌破1%,为历史首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