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不成器华人打骂教育在美或面临刑事控罪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很多初来乍到的华人新移民因不懂美国法律,喜欢用中国式方法教育孩子,包括使用“不打不成器”等中式传统观念对待孩子。可是到了美国这类方式不再起作用,一不小心就会酿成严重后果,可能就有警察上门,需要面对虐待儿童的刑事控罪。

在华人妈妈组成的社群媒体上,有群友分享提到,来自中国的外公、外婆因为一名六岁男孩调皮,会打他屁股。有一次,孩子在学校告诉老师在家受到体罚,当晚警察就来到他家,面对不会讲英语、无法解释和交流的外公、外婆,警察差一点把两位老人带走,所幸孩子的父亲及时赶到,向警察解释孩子调皮,才化解了这场由孩子引起的闹剧。

2019年多档季播综艺回归,比如《中国新说唱2019》《明日之子第三季》《奇葩说第六季》《明星大侦探第五季》《奔跑吧第三季》《极限挑战第五季》等等,每档节目赞助商基本达到五个以上。而一些腰部、小体量的综艺,两三个赞助商已成为普遍情况。

东方卫视的《我们的国货》与京东合作,明星参与设计,推广国货品牌。

OPPO 2019年赞助的节目中就有连续冠名的《明星大侦探》《中国好声音》;vivo这边除了连续冠名的《王牌对王牌》,还有《快乐大本营》《潮流合伙人》《心动的信号第二季》《演技派》等头部综艺。

此外,品牌与其代言人之间的粘性也在加强。冠名《我和我的经纪人》的自然堂,代言人是壹心娱乐的欧阳娜娜和白宇;由黄子韬作为发起人的《小小的追球》不仅由芒果TV、龙韬娱乐联合出品,黄子韬还为冠名商《神武4》的首席弟子。明星、品牌、节目形成闭环,既有内容输出,又能起到推广、增强曝光的作用,一举两得。

铂爵旅拍成为另一个拼多多,赞助也有了花式“称呼”

滴滴联合笑果文化,为身陷负面舆论的滴滴“量身定制”了一档《七嘴八舌吐滴滴》的节目,滴滴根据吐槽和网友的问题,后续给出交代。品牌推广之外,危机公关的作用更加明显。

同时,定制综艺也初露锋芒。《头号型动派》可谓是安利纽崔莱的定制节目,在这档以健身为主题的综艺中,明星全程体验由纽崔莱营养师为他们量身定制的专属解决方案。

除了整个大环境以及剧集等跌宕之外,综艺市场的冷清也是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之一。根据云合数据显示,2019年上新综艺数量共有275部,比2018年减少14.86%;这是2019年综艺市场交出的成绩单。

只是,它的地位受到了另外一个品牌的冲击——铂爵旅拍。

三是2019年消费金融行业整体受行政处罚的情况较少,说明整体行业规范发展成效显著,行业合规性显著提升。2019年上半年消费金融行业受行政处罚仅有1次,至2019年11月底,消费金融行业受行政处罚一共3次,较之去年同期下降40%。

根据拼多多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三季度,平台用于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为69.088 亿元,同比增长114%。实现营收75.139亿元,同比增长123%。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为5.363 亿,较去年同期净增1.508亿。APP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4.296亿,较去年同期增长1.979亿。

对于赞助商来说,如此高的投入,自然期望获得更高的回报。如何能够在节目中有更多的曝光,并能够引起观众的关注是它们与制作方“博弈”的其中一个方面。

2019年是广告行业艰难的一年。仅从视频平台来看,广告收入就在减少。根据2019年Q2和Q3财报显示,爱奇艺单季度广告收入同比分别下降16%和14%,腾讯单季度媒体广告收入同比下滑7%和28%。

爱奇艺的《我是带货官》依然选择观察路线,以网红为观察对象。芒果TV推出《女人的秘密花园》中采用“综艺+直播”的模式,直播综艺迎来试水。

2019年,铂爵旅拍不仅出现在各大电梯中,还出现在了10档以上的节目中,几乎全部为网综。试想想,不论是旅游综艺,还是恋爱节目,总需要拍照,铂爵旅拍恰好符合这一需求,“加入”节目也就“理所应当”。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带货综艺正成为新风口。《潮流合伙人》瞄准国潮、推出自己的品牌FOURTRY;《Beauty 小姐》《口红王子第二季》聚焦美妆领域,科普、种草好物等等。

没想到该女子拨打911,警察到场了解情况,并询问两个孩子家中可有异样,在确认一切安好后才离开。虽然这是一个乌龙事件,但把这位华人妈妈吓得不轻。她完全没想到和孩子嬉戏打闹,也会把警察引上门。

对于消费金融行业未来发展方向,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研究员徐翔提出三点建议,首先,对于消费金融信贷服务,建议按照贷款类型而非机构类型进行监管。有时,一些机构可能实际上做了一些消费金融服务,但是其监管要求是不同的,以至于存在一定的监管套利的空间。其次,进一步鼓励和支持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通过资产证券化、金融债等渠道开展多渠道的融资,有助于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最后,消费金融公司应积极采取多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过去几年国内和国外对一些金融科技的实践都表明,采取新兴技术能够有效控制信用风险、能够降低实际信用的成本,为消费者提供更加高效、便捷的消费信贷服务,同时也能显著降低运营成本。(中新经纬APP)

这样的策略,既不容易“失手”,又能维持品牌与节目、观众的粘性,从结果来看,显然效果不错。

针对有些华人家长使用刮痧,或拔火罐方式在孩子身上留下类似伤痕的印记,从警20多年的退休洛县义警庄佩源表示,在美国一定要用沟通方式和孩子交流,让他完全的理解和同意家长的行为,否则不要强迫孩子接受刮痧、拔火罐等行为。学校老师或其他人看到孩子身上有类似伤痕的印记,一般会怀疑家长虐待孩子并报警。美国警察上门询问时,通常不理解华人家长的行为,尤其加上孩子向警察表示,不喜欢家长对自己做出的行为时,有可能会因为涉嫌虐童而拘留家长。

平台及其背后资本也通过赞助节目,来实现成立、助推节目,以及反向输出品牌的目的。腾讯微视作为腾讯一直扶持的短视频APP,从去年开始以各种方式在腾讯视频综艺中出现,而腾讯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蘑菇街,2019年冠名了腾讯视频《Beauty小姐第二季》《横冲直撞20岁》《演员请就位》(联合冠名)等节目。

细分来看,品牌的“江湖格局”也在发生变化。蒙牛、伊利与OPPO、vivo水平稳定,铂爵旅拍势头强劲,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以冠名之姿参与的节目数量在减少。

频繁的曝光,让铂爵旅拍获得了高的关注度。2019年铂爵旅拍的百度指数有了大幅提高,淘宝店铺的粉丝数也在一众婚纱摄影品牌中名列前茅。

对于赞助商来说,跨年晚会历来是获得流量与收益最好的途径之一。尤其是告别刚刚过去的2019年,这一方法显得尤为有效。

优酷《这!就是街舞第二季》首席战略合作伙伴为支付宝。自制的《花花万物第二季》的独家拍卖平台闲鱼隶属于阿里旗下。根据酷传显示,在《花花万物第二季》未改成周播之前,闲鱼的下载量随着节目更新都处于增长态势。

一是由于市场竞争的进一步完善和监管制度的有效执行,消费金融行业整体费用水平有所下调。在调查样本中,从2016-2019年,全样本消费金融年利率(注:此处的年利率估算为简化的多付的费用除以本金,并非按本金同步减少情况下计算的年化利率)从23.41%降到16.84%,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非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均体现了相似的下降趋势,目前两类公司的平均年利率均远低于利率红线36%的水平。

自己的资本投入自制综艺,再依靠节目反哺品牌,为其带来流量,综艺、平台及其背后资本的江湖格局正在形成。

四是从业务类型的角度,依赖于线上的消费金融业务在增加,依托于场景的业务占比在降低,与此同时现金贷的占比在增加。

另有一名华人儿童因用手触摸另一位儿童私处,结果其同学告诉家长,引来警察上门盘问。担心华人家长是否用了不当方式触碰自己的孩子,令其大吃一惊。还好家长能说流利英文,对警察的质问对答如流,并未替自己惹来麻烦。

2019综艺赞助江湖大致未改,但仍有“异军突起”的品牌表现抢眼。头部综艺、综N代自是受追逐,而网综的多样性和各种体量的包容性,也给品牌们提供了不同的内容,从而找到合适的推广方式和载体。

报告称,目前,我国消费金融市场主体明确共分四类,分别是商业银行的消费金融服务分支,25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公司旗下的消费金融平台,以及其他的规模较小的、非持牌消费金融及小贷公司。

于是各式的植入方式应运而来:传统的贴片广告、物品摆放、内容提示,到花式口播,再到rap、舞蹈等形式的创意中插……

展望未来五年中国消费金融市场前景,报告预计,2019到2020年消费金融扩张将有所减缓,每年增速在8.7%左右,在此增速下,到2024年我国消费金融市场规模将达三万亿元。与此同时,我国消费金融行业也必将出现一定的整合和重组,可能会有一部分盈利表现差的非持牌机构乃至持牌公司退出市场。

节目的赞助商与节目本身及其代言人的粘性在增强。同时,寒冬期与直播的兴起,让定制综艺、带货综艺变得流行起来,也成为2020年各卫视、视频平台综艺的一大发力点。

2019年之前,综艺冠名费屡破天花板。前有诸如《爸爸去哪儿》《奔跑吧》等季播综N代身价暴涨, 后有2018年《这!就是街舞》总招商金额近6亿,《热血街舞团》总招商6.5亿,其中vivo以5亿元拿下冠名权,联合赞助的百事也投入1亿。

报告认为,我国消费金融市场呈现四个主要特征。

▲《吐槽大会第四季》剧照

2019年,家居全屋设计官(《潮流合伙人》宜家家居)、官方指定旅拍官(《青春有你》《做家务的男人》等铂爵旅拍)、首选恋爱APP(《吐槽大会第四季》伊对)、科技潮品伙伴(《明日之子第三季》华为荣耀)、爆款合作品牌(《口红王子第二季》藤娇、珂琳丝络)……各种title应有尽有,“花式”中满足品牌主们的推广诉求。

2019年短视频平台似乎正在放缓综艺赞助的脚步,转向大型晚会的“战场”。除了腾讯微视有五档左右,抖音、快手、火山都减少了综艺投放的数量,转向跨年晚会、春晚等一些大型晚会的赞助上。这或许与对短视频平台的监管有关,同时也与短视频平台也在积极开发自制内容有关,比如西瓜视频的《大叔小馆》就登陆了江苏卫视。

综N代容易招商,除了经过一季季更新通过了市场的检验,获得了稳定的受众之外,有一些已经形成固定的赞助商。

对于定制综艺来说,传统的植入方式已不是最优选择。定制综艺的另一个效果是,“植入”从源头已经开始,整个内容围绕品牌布局,推广产品之余更可以宣传品牌故事、品牌文化。

品牌、代言人、综艺、平台粘性增强

与此同时,赞助商“蜂拥”至一档节目的情况在减少,且赞助商数量较多的节目多为网综。即使上述所说的头部综艺:2018年,《向往的生活第二季》结尾出现了12个品牌,《中餐厅第二季》《中国新说唱》结尾出现的品牌达到了14个。

二是消费金融公司融资渠道进一步多元化,消费金融公司中发行ABS和金融债的占比显著提升。2019年上半年,消费金融类ABS共发行34单产品,发行规模为959.78亿元,较2018年上半年发行数量增加1单,规模同期上涨14.94%。

蒙牛在2018年冠名了《声入人心》之后,又成为了第二季的冠名商,拿下了《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向往的生活第三季》《中餐厅第三季》的冠名商,又赞助了《心动的信号第二季》《中国好声音2019》等节目;而伊利则连续冠名《歌手》《奔跑吧》《拜托了冰箱》,又成为《以团之名》《乐队的夏天》等节目的冠名商。

除了上述所说的“双奶”“双机”持续赞助节目的情况之外,也有一些品牌持续赞助了季播节目,比如瓜子二手车赞助了两季《吐槽大会》,京东也出现在了两季《明日之子》的赞助商列表中,《心动的信号》与蘑菇街相伴了两季节目,方太则是《拜托了冰箱》的常驻,OPPO、康师傅冰红茶的身影出现在了《创造101》《创造营2019》中,拼多多、老板、奥妙也成为《中餐厅》的其中几个赞助商……

四个品牌在赞助策略上大同小异。头部和综N代在它们赞助的项目中占据绝对比例,同时连续赞助几季同一档节目也成为它们的常态。

▲《七嘴八舌吐滴滴》剧照

除了品牌格局的变化,品牌们在节目中也有了各种各样的“名号”。官方合作伙伴、指定产品等等合作方式早已司空见怪。

网综以其灵活性、多样性在吸引着更多的、不同的品牌“进驻”,也有部分节目与品牌、品牌与平台之间的粘性在增强。

除了上述四大品牌,2018年存在感最强的当属拼多多,以各种方式出现在10多档节目中。2019年拼多多势头不减,近10档节目,覆盖音乐类、观察类、恋爱社交类等等,依然保持着“走马圈地”的风格。维持大规模的推广获得了持续的用户和营收的增长。

数量减少,赞助商情况也在发生着变化。总体来看,2019年,头部综艺仍是最受品牌欢迎的项目,其中又以综N代最受青睐。

抱团取暖或许是应对寒冬有效的方法之一。这一点在2019年综艺节目及其赞助商上也有体现。

直播的兴起和新消费场景的形成,让定制综艺、带货综艺成了新的发力点,直播+综艺的形式也在被尝试。品牌不单只是“资金”的来源,也在成为内容的核心。

相关人员指出,警察遇到类似情况,一般会将有争议的两人分开盘问,华人家长遇到有警察误以为虐待儿童上门盘问时,务必实话实说。对于英语不好或者不会说英语的家长,务必如实告诉警察自己不会英语,警察会派会说中文的警察或者翻译协助。千万不要用自己有限的英语和警察多做解释,反而说多错多,酿成严重后果,必要时可聘请律师解决问题。(王子铭)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双奶”(蒙牛、伊利)与“双机”(OPPO、vivo)历来是综艺节目中最常出现的赞助商。2018年,蒙牛参与赞助的节目在数量上远低于伊利,但2019年二者在数量上的差距有了一定的缩小。OPPO与vivo也呈现出分庭抗礼的态势。

2019年综艺上新数量减少,赞助商趋于冷静。面对寒冬,头部综艺、综N代吸引力犹在,只是扎堆赞助同一档节目的情况在减少。

多样的推广方式,将效果和优点通过节目展示在观众面前,加之明星的宣传光环加持,带货效果显然不错,《潮流合伙人》线下体验店开业当天限量款“FOURTRY”潮T一小时售罄,#口红王子#微博话题获得阅读量15.8亿,486.5万评论,其中种草、试用反馈等等内容并不少见。

进入2019年,品牌依托节目内容、成为节目主体的情况开始增加。这是长视频在新消费场景下的探索,也是品牌主对于产品影响力和更为明显的购买转化率的要求。

▲《口红王子第二季》剧照

而背靠百度的爱奇艺,最为明显的是百度旗下产品的植入,比如百度APP 2018年赞助了《中国新说唱》,2019年有钱花(原百度金融)又冠名了《中国新说唱2019》。

定制综艺、带货综艺成为新宠

而2020年,各平台也纷纷在带货综艺上发力。根据卫视、视频平台发布的2020年内容储备来看,优酷拥有《有间咸鱼铺》《嗨皮仙女》《花花淘花铺》几档节目,其中《花花淘花铺》更是打出了“现实版清空购物车”的宣传语。

而到了2019年,赞助商多者如《创造营2019》《中国新说唱2019》《潮流合伙人》等节目,数量也就在10个左右。这与寒冬下品牌们的冷静不无关系,同时也与网综在广告、宣传方式上“花样”更多有关。

季播综艺、综N代带有的强竞争力是吸引品牌的利器之一。回报看得见,且相比起新综艺,效果更易预估和掌控。如果翻看各大数据平台2018、2019年综艺节目年度榜单,综N代排名和位于前列的数量要高于新综艺。如能形成长期的合作,则不失为一种推广的好的方法。

在美国,虐待儿童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1974年美国颁布第一个联邦层面的儿童保护法律《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案》,规定联邦政府必须拨款给各州,用于儿童人身保护问题、儿童虐待问题的调查研究、救助受虐儿童的社工培训、建设地区性的受虐儿童救助中心等。孩子的老师、医师、邻居、路人等,都有权向警察检举虐童行为,一旦被查证,父母将被剥夺孩子的监护权。

另一个群友分享经历说,她日前在家中与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嬉戏,因大门敞开,她瞥见一位30多岁墨西哥裔女子,一直在她家门口张望。之后,该女子竟敲门质问,为什么家里传出孩子尖叫声,有没有虐待儿童?这位群友称没有,并直接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