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北当主播父母最初坚决反对看到年入百万后就默许了

今年1月,有直播平台发布了《2019主播职业报告》。报告显示,北方职业主播远多于南方职业主播。职业主播占比最高的10个省市是黑龙江、吉林、辽宁、重庆、甘肃、广西、天津、湖南、贵州、广东。

这份报告再一次证明了“东北重工业靠烧烤,轻工业靠直播”这句话。直播在东北究竟有多火?东北主播的绝活是什么?他们的吸金能力有多强?带着这样的疑问,腾讯科技对话来自知名直播平台的三位主播,直击东北主播的生存现状。

我还没有离开过东北长春这边到外地发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会考虑到南方发展,因为我这个人喜欢尝试,对外面的世界其实也挺好奇,想尝试一下,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体验。

我现在一天有8个小时放到直播上,所以直播已经算是我营收的一个主要渠道了。收入的话,我应该是年薪百万吧。

主播可能就是天生为东北人准备的

现在东北人当主播也很吃香,我觉得可能是口音的原因吧,很多人觉得东北人只要一张嘴说话就像讲笑话一样,个个都是段子手,所以你看东北籍的男主播火得比较多。

我现在也看到有些报道,介绍一些网红培训机构、主播培训机构,但因为我从小就学过声乐,相当于有这个唱歌的基本功,所以我也没经过什么培训,就直接在这个领域上手了。

我现在的收入大概是五万以上,在东北当地应该属于中上等的收入水准,但是在直播行业里不算高收入。直播分头部主播、腰部主播,腰部主播的收入就算比较平均的水平,大概我就算腰部主播的范围。

我觉得东北人的语言蛮丰富的,幽默风趣感很强,所以我觉得东北人占据了直播行业比较大的原因就是他的幽默感比较强,随便拉出来就是一个段子手。

一天直播八小时,想学习一下李佳琦带货

尽管东北籍主播比较多,但扎根在东北的主播却不是很多。我是一直在长春,一直待在东北,但很多主播是却是出身于东北,选择在南方发展。我们能感受到,南方城市的包装能力,资源整合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就像我签约的一家经纪公司,就是上海那边的公司,东北的包装能力还是有些欠缺。

我刚刚做主播的时候,也会面对一些议论,我都没敢告诉爸妈,毕竟他们的观念有些守旧。但直播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是一个全民的趋势了,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大家,也是属于交朋友的一种,能够开阔视野,大家已经慢慢接受了直播这种形式。现在我妈妈还会经常问我:哎,你今天没直播啊?

当主播不仅仅是有才艺,还得情商高

但整体来看,我对我的付出和所获得的回报,我还是满意的。但我觉得还需要更加的努力,需要学习的东西也很多。

现在社会上有这么一句话:东北的重工业看烧烤,轻工业看直播。但从我身边的感受来看,大多数东北人还只是看直播,虽然也有去做主播的,但是他们做的一般有很多做一段时间就觉得可能不太适合自己,然后就没有继续做下去,其实这个行业其实挺难坚持下去的。

当然,在这个行业,我也会见到一些黑暗面,就是直播间有时候会混入一些猥琐的人,这种东西女主播大部分都会遇到过。如果赶上我心情好,当他放屁就拉倒了。但是如果心情不好,我一个说话的,他一个打字的,他肯定说不过我。

按照我的习惯,每天直播前要做一些准备,不会拿起手机直接开播,要不然在直播间容易没有话题,气氛就尬住了。

我会看一些新闻,看一些娱乐八卦等等的东西,然后也在观察一下粉丝们情感动态变化,聊聊生活之类的内容。

给我的感觉是,直播已经渐渐地被父母、老一辈人给接受了,他们也看很多平台,很正常,唱唱,跳跳,然后分享一下自己的生活。

从我这个工作室的经验来看,好的时候一天有十五六个主播来,一般情况下就八九个。而且说实话,新人比较少了,新人入行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现在的主播越来越多,就像淘宝一样,刚开始开淘宝店的时候,很容易就能赚到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主播太多了。

但需要看到这么一个现象,东北籍主播比较多,但未必都在东北,整个东北的直播气氛没有想象中那么浓。我是辽宁的,实际上东北主播氛围最好的一部分在吉林。早期的时候,像YY那些比较大的主播,都是吉林那边的。是他们把东北这边的主播做起来的,让外界感觉到,好像东北主播特别多。

有过年收入百万的时候,满意付出回报比

我是一个才艺主播,只唱歌聊天。因为我大学读的就是音乐教育,所以我没有接受所谓的直播培训。而且我进入这个行业比较早,起初做的时候,周围也没有听说谁是专业主播,就是我觉得挺好玩的,买了一套设备,每天在家自己唱歌,然后开着视频,时间长了自己摸索一套经验出来。

一开始不敢告诉父母做主播,现在已被接受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我觉得当主播可能是看情商更多一点。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当主播就是陪人聊天,但是聊天也是需要技巧的,而且技巧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也学不来。像我就挺羡慕那种主播,他们开播说话可以让很多人开心。我自己是唱歌的主播,不是属于那种“一说话就让人那么开心”的主播。

我直播时候的内容,主要是唱唱歌、聊聊天,聊的内容会以最近一些比较流行的趋势和新闻为主,找一些大家关注度比较高的新闻聊一聊。

如果说整套直播产业链的话,我觉得南方比东北更成熟。我签的公司是厦门的一个经纪公司,每年都会去参加年会,他们的设施要比我去过的几家东北线下设施齐全得多,包括配套服务都比较齐全得多。

第二是基层医务人员和广大社区居民一起来守好我们的家园,发挥我们的优势,和社区工作者一起进行网格式管理和地毯式排查,进行居家或者集中隔离管理,发现疑似病人,发现隔离对象,基层医务人员就会上门,告诉其居家隔离。每天还会保持联系,测体温。结束隔离以后,还要发可以解除隔离告知书,基层医务人员还协助搞好流行病学的调查和分析。

从我的角度看,老师变主播,我的生活更自由了,赚的也肯定比当老师多。至于累不累,可能跟当老师累的点不太一样吧,直播可能更多的是心累多一点。

虽然是副业,但我现在投入的精力还是比较大的。我现在每天能播到8个小时左右,这个强度对于副业来说,已经有点大了。

说真的,我在做直播的过程中,有时候会遇到一些比较油腻的人,发一些乱七八糟的内容。遇到这种情况,我一般都会调侃过去。如果他要是一直不停地不停地开污,那我可能会直接就踢出去,把他给禁言了。

诸宏明呼吁,希望广大的城乡社区居民,如果收到各种疫情防控提示时,能够及时跟进,对防控工作予以支持和配合 。

今年李佳琪、薇娅这么火,所以我也一直很想带货,我觉得现在已经是直播带货的趋势了,我还是很想往这方面发展的,但目前还没有带货,顶多就是给自己的店打过广告,我就跟粉丝说我开了个店,在什么什么地方,他们有出差的或者是东北这边离得比较近的,就来我店里面,也顺便正好看一下我本人,也是来尝一下东北的酒什么的。

第三块是把好道口。这块现在做的也很扎实,在机场、码头、高速公路的出入口、国道、小区,大家都可以看到基层医务人员的身影,替我们把关口把好,还有很多年轻的90后冲在一线,通宵达旦守在道口,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我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当了两年老师,接触到主播这个行业以后,我觉得主播这个行业更适合我自己的生活习惯,所有我就把老师的工作辞了,然后就一直做主播了。

现在有一些主播会做粉丝经济,包括组织自己的粉丝团、后援团之类的,经常弄一些线下的聚会,但我这边不太会有。我没有太去花时间做粉丝线下聚会这种事情。

一是坚守好阵地。这是我们自己在医疗机构内部的工作,包括做好预检分诊,及时发现发热病人和疑似患者,做好隔离和转诊,这在疫情防控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另外,我们还开展正常的诊疗活动,越是在疫情防控特殊关头,我们的工作越不能松懈,我们要开展好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做好慢性病的管理,还要更加关注好老年人。

诸宏明表示,城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层医务人员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默默奉献,我们要建设无疫社区,要使社区成为我们疫情防控的坚强堡垒,让老百姓都能感觉到我们这个社区是非常安全的,离不开基层医务人员,离不开社区工作者,也离不开社区民警,当然还有物业、保安等,但最关键的是希望生活在城乡社区的每一个居民都能够给予广泛的理解支持和配合,特别是近来这段时间复工复产、返程返岗、返回居住小区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可能会收到一些提示,会通过各种各样如手机微信或者海报、纸条等进行相关告知。

这样的收入在我朋友中算是一个比较高的收入,但是东北有很多主播,他们很厉害,真的很厉害,根据我的了解,年薪百万的主播还算是中等的。

东北本土直播氛围没那么强烈

我这个人比较随意,以自己开心的出发点为主,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就觉得自己能提高一下生活水准,挺好的。

除了当主播,我自己也开工作室,工作室都是我布置好的直播间,主播来了就直接在我安排好的一个房间里直播,所有东西都已经给他们弄好了。用现在互联网行业一个比较流行的话术就是,我自己当主播,同时我这儿也是一个开放平台。

当主播其实算是我的一个副业,因为我之前和我朋友合开一个咖啡酒吧,到现在一直还在开着。

诸宏明强调,疫情防控工作开始以来,基层医疗机构和基层医务人员主要开展了三个方面的工作:

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个职业主播,包括我的父母比较支持我,他们认为只要我开心就好,而且我又能养活自己。我爸说了一句话,告诉我说一个人如果这辈子能拿自己的爱好去当事业做,而且做得很开心,那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吗?我喜欢唱歌,我又能用唱歌养活我自己,我就觉得挺好的。

我一直标榜自己是一个卖唱的小女孩。而且我很少去固定我们家的粉丝。我希望我们家的粉丝流动性更大一点。我立志做一个吃百家饭的主播。大家心情不好的人来听听我唱歌,或者心情好的来听听我唱歌,我就觉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