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斗争白热化35岁的老牌巨头昂立是否将“彻底易主”

(原标题:派系斗争白热化,35岁的老牌巨头昂立是否将“彻底易主” 有关战略发展的公告如果是洒满冬日阳光的一面,那有关资本与高管变动的公告则是被黑暗笼罩的一面。)

昂立教育昨日一系列大动作,将这家老牌教育企业存在的问题公开摆在了台面上。如今,中金系和交大系的派系斗争已空前激烈,未来公司发展前途晦涩难明。

三张反对票引起了蓝鲸教育的注意:这三张反对票,与2019年4月11日,昂立教育计提巨额资产减值时,投出反对票的三位董事/独立董事完全相同。

“中金系”控制人、昂立教育董事长周传有若正式兼任总裁,是否会严重威胁到交大系的利益?从三位董事的投票中,我们可窥一二。

首先是高管连续减持。昂立教育联席总裁林涛目前持有公司股份236.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3%。公告显示,林涛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所持有公司股份59万股(占其所持有公司总股份的24.92%,占公司总股本的0.21%)。然而在去年的12月30日,林涛已经减持了60万股昂立教育股票。

但耐人寻味的是,当时公司管理层对此次计提已产生分歧:持反对意见的分别是董事刘玉文、董事周思未、独立董事喻军、监事饶兴国。

昂立教育的2019年,在计提巨额减值暴亏、资方和高管减持、被银行追债、变卖房产中度过。但从其三季报看,昂立教育2019年的经营态势稍有起色。第三季度,营收较去年同比增长12.16%;归母净利润较去年同比增长8.02%;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7.8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2.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3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6.72%。

投资基金总额度为3亿元,其中金茂智城与金茂创隆二者合计出资占比为50%,昂立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亘睿教育二者合计出资占比为50%。据公告显示,金茂智城/金茂创隆是一家具有强大央企集团背景和品牌效应的产业投资平台/咨询机构。

上述三项重大动作背后隐含的意义或许如下:解除托管幼教资产对应规避合规风险;获取战略授信对应资金短缺;与中国金茂合作成立投资基金,则对应背靠国资“大树”准备再战江湖——昂立教育的2019年,如今看来或许过得非常艰难。

据了解,2017年12月,飞骧科技正式成为中国移动5G联合创新中心的成员合作伙伴;2018年2月,飞骧科技与美日射频行业巨头一起作为首批元器件厂商应邀加入中国移动“5G终端先行者计划”,在首批受邀参加的器件产商里是国内唯一的射频器件供应商,并于2018年开始陆续推出5G产品。

中金系与交大系的斗争已白热化

有关战略发展的三项公告如果是昂立教育洒满冬日阳光的一面,那有关资本与管理架构变动三项公告则是其被黑暗笼罩的一面。

据企查查显示,金茂智城所属集团为中国金茂。而中国金茂,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房地产和酒店板块的平台企业,于2007年8月17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码:HK.00817)。

飞骧科技董事长兼CEO龙华表示,通过本轮融资,飞骧获得了充分的资金支持来确立5G射频技术优势、扩大4G射频市场占有率,并有望获得5G射频第一批市场订单。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一是拟解除受托管理交大企管中心幼教资产。解除受托管理交大企管中心所属上海闵行区世纪昂立幼儿园、徐汇区民办世纪昂立幼稚园、上海世纪昂立幼儿园、浦东新区民办世纪昂立幼儿园等四所幼儿园资产。

1月8日,昂立教育发布一系列公告。其中有关公司战略发展的主要有三项。

这三位董事/独董,均是“根正苗红”的“交大系”。刘玉文在交大企管中心、交大产业集团任职董事兼总裁;周思未在交大产业集团任职副总裁;而喻军上位,则是由上海交大产业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提名为昂立教育独董。

情况是这样的,昂立教育参与投资的赛领教育基金于2016年9月收购伦敦Astrum Education Group limtied集团项目,但这一项目经营状况不佳,于是昂立决定在2018年财报中计提对教育基金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减值准备为1亿元,并计提或有负债1.16亿元。这也导致2018年成了昂立教育上市近26年来最大亏损年。

上交所就召开的董事会是否合规、是否有效;在公司章程未规定联席总裁的情况下,总裁、联席总裁的推举选任是否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董事长兼任总裁后是否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动。

据悉,过去数十年,西方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多的人患上对食物过敏的病症。在美国,对花生过敏是最常见的食物过敏病症之一。

其次是管理层动荡及董事反对。昂立教育第十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昂立教育决定聘任董事长周传有兼任公司总裁,同时免去公司原总裁林涛的总裁职务;聘任林涛担任公司联席总裁;聘任马鹤波担任公司副总裁。

三是获取三家银行的战略授信。昂立教育于2020年1月3日分别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公司本次与三家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三家银行拟为昂立教育提供合计不超过4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

三份议案的表决结果均为8票同意,3票反对,0票弃权。3张反对票来自董事刘玉文、周思未,独立董事喻军。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深圳飞骧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法定代表人为龙华。该公司由上市公司国民技术有限公司无线射频事业部拆分而来,于2015年5月独立出来,成立深圳国民飞骧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为一家专注射频芯片和解决方案的公司。2018年2月正式更名为深圳飞骧科技有限公司。至2017年射频产品累计出货量超数亿颗。

如今,昂立教育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中金集团、交大产业集团、长甲集团三方鼎立,处于军阀割据的状态。前次是资产减值,时至今日则上升到了昂立教育的高管变动。交大系与中金系的权利斗争,如今看来已是空前激烈。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Palforzia”的设计原理是让患者从小就少剂量接触过敏源,因此该药物的主要成分是从花生粉中提取的,剂量相当于少量的花生。

最后是上交所的问询。昂立教育发布一系列公告后,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原因就在于“拟聘任公司董事长周传有为公司总裁,聘任公司原总裁林涛为联席总裁,三名董事对上述议案投出反对票”。

专家强调,这种新药可以减轻患者意外摄入花生后的过敏反应,但并不能治愈花生过敏症。专家还警告称,即使服了药,患者一旦接触花生,仍可能出现过敏反应甚至死亡。因此,在服药之后,患者仍要尽量避免在日常饮食中接触花生。

猎云网近日获悉,5G射频解决方案提供商飞骧科技宣布完成超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由中金资本和元禾厚望领投。此前,飞骧科技曾获勤智资本、深圳高新投、深圳峰林创业投资、蒲公英投资、弘信创业工场、云创资本的多轮投资。

昂立教育表示,2018年度受托管理交大企管中心持有的幼教资产收取的管理服务费为101.97万元,占公司2018年经审计后营业收入的0.0487%,在公司整体业务中占比较低。经初步估算,本次拟解除受托管理交大企管中心幼教资产涉及的管理服务费收入占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的比重较低,不会对公司当期营业收入和利润造成影响。

二是成立投资基金。上海新南洋昂立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拟出资1.49亿元作为有限合伙人,与金茂智城、金茂创隆或其指定主体、上海亘睿教育共同发起设立天津金茂昂立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金茂昂立”),对大文化及各教育细分领域进行股权投资,特别关注科技赋能带来的大文化及教育细分领域内的产业投资机会。

飞骧科技主要面向手机客户提供射频前端芯片,是中国国产手机射频PA行业的领先者,是世界前列、国内领先的射频器件提供商,核心产品有2G/3G/4G/5G/WiFi和NB-IoT芯片, 拥有国内同行业内最完整、最齐全的4G射频解决方案,包括射频功放、射频开关、滤波器及前端模组。产品兼容高通、联发科、展讯、瓴盛、翱捷、中兴微等所有国际及国产平台,客户覆盖知名手机品牌和ODM厂商,包括华为、中兴、小米、索尼、诺基亚、传音等,终端产品销往五大洲。

飞骧科技副总裁陈立强表示,本轮融资还将主要用于加大5G产品的研发,以及国产供应链的深度布局。

“Palforzia”适合4至17岁的病人服用,是一种粉状药物。在完成前6个月的疗程后,病人之后必须继续每天服药一次,以防因意外吃了花生而导致过敏情况出现。

解除托管、成立基金和银行授信——昂立年关难过

而上海智立方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上海亘睿教育100%股权,“智立方”则是昂立教育旗下知名品牌。

飞骧科技的专利及产品均为自主研发,拥有各类知识产权100多项,包括中外专利、集成电路布图和软件著作权等,并在多领域打破国外公司对无线射频行业的垄断局面。

问题在于,昨日的一系列公告,能否对昂立教育的经营再次造成重创、打回2019年初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