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对李文亮医生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中新网客户端2月7日电(上官云 任思雨) 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宋树立在发布会上特别指出,湖北省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在抗击疫情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经全力救治不幸逝世,国家卫生健康委表示深切哀悼,向李文亮医生家属表示慰问。广大医护工作者舍小家,为大家,迎难而上,英勇奋战在抗疫最前线。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需要全社会更加关心关爱医务人员,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共克时艰。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人民网北京2月29日电 (李轶群)今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肺炎治疗与患者康复有关情况。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表示,目前正在着手启动第七版诊疗方案,将行之有效的治疗技术、治疗策略和方法纳入进来,指导临床实践,提高医疗救治水平。

守卫社区防控一线,我传递爱的温暖,

有时群里还会有机动任务——搬牛奶、铺被子,大家总是一秒钟接单。爸妈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在做什么。

华雨辰:“22号23号就看到群里面在招募志愿者,招有特长的,因为自己有车,就选了一个会驾驶的,第二天一早上就去接医护人员送他们去上班,那是我正儿八经第一次上岗。”

今天,是武汉钢花小学的音乐老师华雨辰在这里当志愿者整一个礼拜的日子。

中国之声特别策划——我是志愿者。

华雨辰:“日期、天气、新闻速递。我就跟领导商量,还能不能再做点什么,我说能不能知道他们的生日?我们俩就在那个屏幕上面,一个一个身份证的号码去看日期。当时是A仓,2月份过生日的人爬出来,一百多个患者,找了三个出来。先放生日歌再说,还是怎么样?考虑了很久,最后先放一段生日歌,大家都安静下来了,然后播报再来说一个生日祝福。大家都在一线都在一起用劲,就这种感觉。”

2月,青山区方舱准备正式收治病人,区里教育局的领导给她打了个电话。

华雨辰:“很多人听方舱两个字就已经不行了。电话里还跟我很委婉地说,想了很多音乐老师,但唯独我现在还是属于未婚的。我当时说,其实你们不用跟我说那么多,你跟我说,我就愿意去。”

“确实需要,需要我们就去。”

华雨辰:“每天晚上回家之前的心理的斗争,很纠结,如果我把病毒带回家了,相当于我在外面逞英雄,然后把危险带回了家里给爸爸妈妈。后来因为我没有告诉他们,他们就没有这个意识。我实在是心里受不了了,我就坦白了。”

华雨辰:“亲爱的患者朋友们,也许我们并不是彼此心中最想共度的人,但此刻我们却又真真切切地相伴……”

华雨辰:“我爸昨天跟我说,你妈妈出去三趟拿东西都没拿回家,一个都没有,最后抱了一袋在外面捡的胡萝卜回去的,她会在网上抢购,就帮别人抢购。”

最近,妈妈爱戴着女儿的志愿者帽子出门,她帮邻居在网上买菜,总要下楼取货,戴志愿者帽子,方便一些。

家里的阳台上,有时会挂着雨辰在方舱穿的防护服,那是小伙伴们特意帮她找来的装备,雨辰十分珍惜,洗了一水又一水。

华雨辰:“我妈当时坐沙发上看我那个眼神,她惊呆了,你为什么这么大事情不跟爸爸妈妈商量?我爸爸第一反应,他说你在哪站岗?我说我在二七桥上面,他说要不然我替你去,我说我现在的抵抗力比你强,我去了,我可能还不会被感染,你这个年龄去了,一旦被感染就完了。我爸说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去,你要我看一下你工作的环境我放心。”

疫情之下,逆行而上,

华雨辰:“虽然离别总是伤感的,但这次的离别却又是喜悦而振奋人心的,感谢您对抗疫工作做的贡献,祝愿您出院后身体健康、家庭团聚……我有点激动,越读越会觉得好有希望。我想传递一下我的这种还比较开心的那种心情,所以我到后面声音可能稍微变得稍微活泼了一点点,我就觉得太棒了,有人可以出舱了。 ”

没有统一的服装,却有共同的身份,

最开始,她不是方舱广播员。

华雨辰:“一上车就靠着边,生怕我们会觉得他们有传染性。我记得有个阿姨,把自己仅有的口罩留给我们了,然后还一小瓶的酒精。挺心酸的,他们是去战场。”

其实是不想把风险带给爸妈

方舱里没有专门的播音间。为防止感染,播音的小台子搭在与病房一墙之隔的过道里,桌子几十公分高,摆上电脑、架上话筒,人往小塑料凳上一坐,声音就会传到墙的另一面,方舱内的新一天开始了。

医护人员住宿、通行慢慢解决,华雨辰出车的次数少了,一空下来,抓着手机刷消息,人好像在一个孤岛上。

护送医务人员和病患,我义不容辞,

华雨辰:“骗他们说我去单位值班,后来我因为出去出门的时间越来越不固定,妈妈就说,你这个班加得太随意了,怎么今天这个时间,明天那个时间,然后中途还回一趟家。他们就会觉得,我孩子为什么不想跟我讲话,我一回家洗完澡就回房间,我妈说,你天天晚上打游戏,你这长不大,每天说,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总台央广记者:周益帆

这几天,华雨辰最爱播的是最新版治疗方案,还有《告治愈者书》。

妈妈听了担心,爸爸听完说:“要不,我替你去。”

她又给自己找了个新工作,在二七长江大桥上当疫情防控志愿者。

华雨辰:“可以给他们做一辈子的纪念,还要去感恩,这么多人帮助我们。”

除了口罩,没什么别的防护。雨辰拿个大围巾把脖子裹起来,医护人员们心疼志愿者,上了车,人使劲儿往车门边躲。

华雨辰:“我很宝贝那些防护服,能多穿几次就多穿几次,穿完后回去会用84洗一下,晾干再带去,把防护服留给医护人员。有的时候回去再想,我们做这些事情到底有多大的作用,后来一想,再小的作用它也是作用,是吧?你看我们搬牛奶,谁能知道这些牛奶是我们搬的,但是确实需要,需要我们就去。”

每天忙完回到家,雨辰才有空打开学生们发来的作业,她布置了“云合唱”《夜空中最亮的星》,打算把每个人的声音收集齐了,压混在一起。

华雨辰:“帮您测一下体温,36.4,正常。”

华雨辰又瞒着爸妈,去方舱医院当播音员,三天一个班,跟桥上的测温工作正好可以错开排班。2月13日下午试播,14日一早正式上岗。

把自己关进房间,其实是不想把风险带给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