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医生疾呼你们不知道这病毒有多可怕而我们没有中国的能力

今天,一位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工作的医生在英国《独立报》上撰文,紧急呼吁英国以意大利为鉴,因为新冠病毒在意大利肆虐的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名英国医生在《独立报》上写到,尽管英国政府和许多英国人已经意识到新冠病毒将给英国的医疗系统带来相当大的压力,但他们对于情况能恶劣到什么程度却仍然毫无概念。

2020年1月2日,国际刑警组织对戈恩发出“红色通缉令”,黎巴嫩官方也确认已经收到针对戈恩的“红色通缉令”。日本官方表示,会寻求国际刑警组织协助追捕戈恩。

斯里兰卡政府的声明称:“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拒绝这一程序,它的存在是为了国家和公民的安全。同时,政府强烈呼吁有关各方为了自己亲人及本国其他公民的安全,遵守该程序。”

“我们没有意大利那样的资源或是中国那样的能力”,他说。

戈恩案听证会结束后,黎巴嫩检方决定对戈恩发布旅游禁令,限制其离开黎巴嫩。

这位英国医生还提到了中国,称中国有能力建设拥有2000个床位的医院,封锁7.5亿人,并从全国各地投入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进行援助。可意大利的医疗领域尽管也有不错的医疗资源,却已经完全无法承受了,他们那里员工的缺口有10万人,医生缺口有1万人,护士缺口有4万人,医疗预算的缺口更达到30亿英镑。

他警告说,英国目前的做法告诉他,意大利遭遇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英国身上,可英格兰只有4000张重症护理的床位,其中80%都已经满了。如果英国真的陷入了意大利那样的局面,即10%的新冠病毒感染者需要重症护理床位,那么英格兰就必须在本周找出200张床位,下周还得在弄出1000张来,这将填满英格兰所有的ICU。

为了防止新冠肺炎病毒扩散,所有从意大利、韩国和伊朗抵达的斯里兰卡居民和外国人均被安置在隔离机构内14天,数名来自这些国家的外国人已接受隔离。

接下来,他引用意大利的情况进一步阐述了疫情能恶化的多快和多么严重。意大利在确诊了320个病例的一周后,确诊病例数字就暴增到了2036个,再过了一周,这个数字直接超过1万,而下周这个数字恐怕就将突破5万甚至更多。

他由此警告说,虽然现在人们都在关心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但超负荷的ICU将导致大量非新冠病毒感染病人的死亡。因为新冠病毒的重症患者每占用一张床,就意味着因为其他疾病需要进ICU的重症患者无法获得这个医疗资源,那么这些大多数也是老年并有基础病的病人,就难以挺过这样的局面。

据黎巴嫩官方通讯社报道,黎巴嫩警方定于9日就国际刑警组织针对他发出的“红色通缉令”内容进行问询。黎巴嫩检方还询问了戈恩有关他曾到访以色列并会见以色列官员的情况。按照黎巴嫩法律,本国公民禁止访问以色列。

他说自己并没有夸大疫情,也并不是在杞人忧天,他呼吁认为把疫情当战争来看,一场会导致很多生命逝去的国家级危机。他说迎接这场战争的“战士”们因为常年被忽视而缺乏培训、资源和物资方面的供应,国家的领袖也并没有真正准备好。所以他呼吁英国政府必须站出来做好准备,给医护人员提供好足够的物资。

他说,如果英国的措施再不改变,那么在一周内英国就将有上百万人的感染规模。这之后会发生什么,他就完全不知道了。但他知道的是,意大利目前的7%的新冠病毒死亡率比中国要高,因为意大利的医疗系统已经被推到濒临崩溃的地步了。

他说,意大利医生对于疫情的描述会让人以为那里是战区,那里的医疗是只有在战争中才会看到的“灾难医疗”,只能选择救那些能救的,放弃其他的。

这名医生说,一周前英国还仅有40个确诊病例,所以英国没有采取什么防疫措施,仅仅是追踪密切接触者和隔离感染者。结果到了昨天,英国的确诊人数已经比之前40人涨了10多倍,这还是在英国并没有调整其严苛的检测标准,只给重症护理的病人进行检测的情况下。 他补充说,英国目前仍然没有给社区里那些没有出国史、并非感染病患的密切接触者,但已经在临床上出现相似症状的病例进行测试。医院里的病例也只是自本周起,有得到医生的同意后,才会被检测。换言之,英国目前不会给疑似病例进行测试,除非他们有特定国家的旅行史或是感染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作为临床医生的他 就已经看到至少3名有严重疾病的人不被允许接受测试,并听说了10多个这样的情况。 他 认为这种检测上的拖延,会在接下来的24-48小时内,导致确诊病例的激增。

而在这之后,这位英国医生说,每过两天,英格兰就需要再增加之前新增床位数的两倍。

报道称,戈恩因涉嫌瞒报巨额个人收入等经济问题,于2018年11月在日本被逮捕。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但戈恩2019年年末离开日本抵达黎巴嫩。

斯里兰卡政府11日宣布,该国确诊首例本土新冠肺炎病例,患者是一名52岁的导游,曾陪同过一个来自意大利的旅游团。这也是斯里兰卡境内检测到的第二个新冠肺炎病例。1月27日,斯卫生部证实一名中国女性在该国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经过多日治疗,她已经康复并返回中国。

“不能再拖延了,因为无数的生命都悬在这条线上”,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