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全国“杀貂”!祸起何时

欧洲头条丨丹麦全国“杀貂”!祸起何时?

11月4日,正在隔离中的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在线上发布“杀貂令”,要求杀死丹麦养殖场所有的水貂,这个数量大概是1500万至1700万。

我们印象中的丹麦是一个充满温度的国家。

丹麦出现第4家感染的水貂养殖场。但当时的防疫要求仅是,访客必须戴口罩,并事后淋浴、消毒衣服。

此前,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在议会中发言,政府拟花约1159万元人民币买下丹麦最后的四头马戏团大象,为其养老。同时还要买下大象的好朋友,一只叫阿力的骆驼。

丹麦的行动够不够快呢?看跟什么比了。

在武汉市江夏区的长江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康复驿站,第一批51名康复人员当天结束隔离观察,在汉阳消防大队的协助下前往家中。即便戴着口罩,他们的神情中仍藏不住“回家的渴望”。

丹麦政府承认之前采取的措施并不足够应对养殖场疫情,决定改变政策,捕杀所有感染的水貂。该政策涉及约100万只水貂、41个已感染和20个疑似感染养殖场。

但这些国家可都没有做到丹麦这么“决绝”。何况这次史上最大的捕杀计划可能给丹麦整个产业链带来“灭顶之灾”。

丹麦发现34只貂感染,这是首次在水貂养殖场检测到新冠病毒。农场里共11000只貂被杀死。

湖北省中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肖明中表示,对于康复患者,后期主要是“综合康复”的过程,一是心理层面上,有患者担心病情复发、后遗症等,产生焦虑情绪;二是生理层面上,新冠肺炎对肺功能造成损伤,或引发脏器损伤,患者可能出现不适症状。对此,他建议康复期患者调节好心态,必要时寻求专业心理团队的帮助;定期复查随访,寻求专业医生指导,对复查结果进行判定。(完)

丹麦共有76个水貂养殖场被感染。政府建议水貂养殖人员每周接受一次检测,因为似乎水貂对新冠特别易感,养殖场可能会发展成“病毒工厂”。

作为出院患者归家之旅的“最后一站”,康复驿站内状况如何?中新社记者12日进行了探访。

“驿站内住的位置更加宽敞。”这是28岁的熊先生最为直观的感受。

熊先生的妻子、老丈人以及丈母娘均感染了新冠肺炎,目前除丈母娘尚在医院,其余家人都在进行康复隔离观察。“听说丈母娘马上也能出院了。”他说,只要顺利通过两次核酸检测,离回家的那天不远了。

“菜品丰富,基本上三荤两素或者四荤一素,搭配牛奶和水果。”熊先生介绍说,在驿站内,“站友”们可以灵活选择娱乐活动打发时间,看电影、看新闻、偶尔还会播放广播。

据他介绍,整个康复驿站被划分为50个“单元”,每“单元”人数在10至12人左右。每天都有护士为大家测量体温,由于尚在康复期,大家每天依然坚持吃中药清肺排毒颗粒。

眼下,驿站里的玉兰花开得正旺,随处可见的“安心隔离14天,开心回家共团圆”横幅格外醒目。“康复驿站作为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回家的‘最后一道关卡’,我们为他们感到高兴!”汉阳区消防救援大队政治教导员郑灿灿说。

消息一出,全世界都震惊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到“全国杀光”这么严重?

丹麦血清研究所和哥本哈根大学撰写了一份流行病学报告,认为这种变异病毒“有可能导致群体免疫力减弱”。并认为有证据表明,貂变异病毒已形成了人类传播感染链。

驿站楼栋里,不时传来广播体操声、竹笛声和欢笑声。为了调整心态,康复人员们通过看书、看剧、做操、写作、打太极拳等方式为自己的隔离生活增添色彩。

当前,武汉市疫情防控呈向好态势,全市已累计治愈出院3万余人。为巩固拓展向好态势,该市要求所有出院人员到指定场所统一实施为期14天的免费康复隔离和医学观察。

在驿站一角,志愿者会带领大家伸展身体、适度活动,大屏幕上播放八段锦视频,不少人跟着练习;也有身体状况恢复较好的人围着过道来回跑步。

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事实是我们错过的?

丹麦血清研究所报告,在3个养殖场发现“貂变异病毒”由貂传人。这是里程碑式的发现。

而另一方面,丹麦是世界上最大的貂皮出口国之一。2019年,丹麦貂皮出口价值约51.6亿人民币,貂皮是丹麦的第四大出口农产品。可以想象,如此规模的水貂养殖,取皮制衣,丹麦当然会是世界各大动物福利组织常年的斗争对象。

茶余饭后,58岁的胡阿姨起身练了一套肺经操,锻炼肺活量。这是她在康复驿站隔离的第12天。“一人一间房,食品和物资供应充足。”她说,一住进来,驿站就准备好了新冠肺炎预防中药和两床新棉被、毛巾、洗衣液等用品,一日三餐都是四菜一汤、荤素均衡。“因为我低钾低糖,医生还特地给我准备了香蕉。”她说。

△总台记者当地时间6月18日发回的第一篇涉及水貂养殖场的报道

丹麦血清研究所发出风险评估,认为 “疫情期间继续进行水貂繁殖会给公共健康带来重大风险”,包括“影响疫苗有效性”,丹麦血清研究所的态度是“与其等待证据,最好立即行动”。

丹麦血清研究所召开新闻发布会,认为当前水貂饲养员面临的感染风险高于医护人员。

丹麦发现第3家感染的水貂养殖场。超过50%的水貂都感染了,当时捕杀了约5000只水貂。

对于“90后”熊先生而言,康复驿站的作息健康且规律,早餐时间在八点半左右;每晚九点准时熄灯。一日三餐由志愿者统一发放。

此时,丹麦已有207个水貂养殖场感染。

看完详细的时间线你会知道,所谓“狠与不狠”,取决于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现实。

其出手之“狠”,让人吃惊。

6月份,荷兰的水貂养殖场暴发新冠肺炎疫情,数万只水貂被扑杀。7月份,西班牙阿拉贡的一个农场发现病例,10万只水貂被扑杀。

丹麦出现第6家感染的水貂养殖场。

据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数据,目前武汉已出院患者中,超过一半还在康复驿站进行隔离观察。

要知道这并非欧洲国家水貂养殖场第一次暴发疫情。

丹麦水貂养殖场中共有150多名人员确诊。

长江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康复驿站自2月28日开放,目前已容纳719名康复人员。该驿站由4栋学生宿舍改造而成,每栋楼配备6名消防员和2至3名医护人员,24小时待命,保障康复人员的餐点配送、物资转运、消杀以及身体状况日常监测、购买药物等工作。

而这次疫情之下,丹麦要在11月16日前用二氧化碳安乐死掉所有水貂,数量之大导致焚化炉都没有足够的处理能力,尸体将采取填埋的方式处理。

第一例丹麦水貂养殖业人士确诊。

跟完美情形比,其实从9月4日发现貂传人,到11月4日下“杀貂令”也已经过去了2个月了。

丹麦媒体报道,疫情在养殖场以闪电般的速度传播,但传播路径并不清楚。哥本哈根大学正在研究海鸥,在一只海鸥身上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这一天,政府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并进一步限制10人以上集会。

他说,床位间距大概可以容纳四个床头柜。进入驿站时,每人都领取到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着拖鞋、水杯、水壶、毛巾、台灯等生活必需品。

“我们对我们自己的人口负有很大的责任,但随着目前发现的变异,我们对世界其他地区也有更大的责任。”

首相发布全国“杀貂令”,因为“丹麦血清研究所从来自5个貂场的12位新冠患者的样本中发现,人类对变异病毒的抗体敏感性降低”,丹麦正面临“极为严重的局势”,“可能给整个世界的疫情带来毁灭性后果。”

熊先生3月7日从沌口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康复出院,进入位于武汉科技会展中心的康复驿站隔离观察。